必威bet体育|官网首页

必威bet体育|官网首页

http://www.hsddcex.com

菜单导航
“无论是《李尔王》还是《哈姆雷特》,无论是文本翻译还是舞台演出,都会让从业者和观众对莎士比亚有更深入的

胡军、濮存昕主演,这版《哈姆雷特》不再“生

作者: 必威体育 发布时间: 2020年10月14日 04:56:15

To be or not to be.
生存还是毁灭?
莎士比亚这句深入人心的对白,究竟是何意义?当它以另一种翻译的面貌出现,你心中的《哈姆雷特》,是否会有所不同?
1月16日至17日,李六乙导演的话剧《哈姆雷特》在上海大剧院演出两场,这是该剧继去年11月北京首演后的第二站。剧终,这句人尽皆知的独白,成为了“在还是不在?”的终极问题。
在无数个版本的《哈姆雷特》中,这是一次特殊的创作。受邀于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莎剧舞台本翻译计划”,这部中文版《哈姆雷特》在开排前请来了学者李健鸣重新翻译剧本。去年3月7日,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甚至在伦敦哈克尼帝国剧场专门举行了发布会,向各界介绍了李六乙戏剧工作室的话剧《哈姆雷特》。
胡军主演的哈姆雷特、其妻卢芳主演的奥菲利亚和王后两个角色、濮存昕出演的叔父和老王鬼魂,加上瑞士籍德国设计师迈克尔·西蒙担任舞美设计、张叔平的服装和造型设计。这部剧强大的创作阵容吸引了很多关注,上海的两场演出门票早早就售罄了。

胡军、濮存昕主演,这版《哈姆雷特》不再“生

胡军
To be or not to be,究竟该如何翻译?
导演李六乙表示,“莎士比亚和《哈姆雷特》在这个世界都已经存在400多年了。世界舞台上有各式各样的解读和舞台呈现、有不同语言的翻译。每隔15分钟,全世界就有一台《哈姆雷特》在演出。它与时代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
我们这次演出最大的特点就是一次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院翻译计划的具体实施。朱生豪、卞之琳、许渊冲、孙大雨、梁实秋还有很多不同大家,都曾经翻译过《哈姆雷特》,他们属于不同的时代。这次演出是我们的哈姆雷特。尽管是我们的,但我们不能忘掉,应该重温一下,历史的哈姆雷特是什么样的。”
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院的“莎剧舞台本翻译计划”希望在十年内,把莎士比亚剧本全部重新翻译成更适应当下时代的中文版本,还原莎剧的本真,同时又能便于当代观众的欣赏。目前,这个工作已经进行了三年了。
此前,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亨利五世》是该翻译计划在国内演出的第一个作品。第二个作品就是李六乙导演、濮存昕主演的《李尔王》。而这一次的《哈姆雷特》,是翻译计划里第三个作品。
剧本翻译李健鸣长期从事德语教育和翻译工作,曾翻译了包括《布莱希特传》及布莱希特的剧作、理论书籍的大量戏剧作品,作为编剧导演参与戏剧实践多年。
李健鸣说,翻译剧本的过程得到英国皇莎剧团很大的帮助,经过古典英语到现代英语的翻译,然后再进行中文剧本翻译。
导演李六乙看来,这个中文译本和以往各种版本最大的区别是,“过去的译本更多是为了文学,而现在的译本,更多是为了戏剧。”
这其中,最醒目的变化,就是那句著名的“生存还是毁灭”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在,还是不在”。导演甚至为这句台词重新安排了位置,一个他看来可能是更合适表达的位置。
在作家王安忆看来,中国观众最熟悉的朱生豪的版本,其实是所有译本中最文艺腔的,“由于刚走到新学时候出现。朱生豪的修辞抒情、繁复。而自他之后,开始慢慢地口语化了。To be or not to be,现在再去看这个戏的时候,‘生存和毁灭’这样的翻译其实并不很对。李健鸣老师很勇敢地破戒了。因此我很期待看到这一版的《哈姆雷特》。”
而李健鸣说,“‘在,还是不在’其实也不是我的创作,生存还是毁灭,毁灭是一个过程,但我觉得, To be or not to be,是两个状态。所以最终的翻译是我和其他学者讨论后创作的结果。”
虽然核心的台词改变了译法,但这出剧却极为尊重莎士比亚的原著,所有的剧情和台词,都完全按照莎士比亚的原著,李六乙说,“我们必须保留它文学的完整性。无论是此前上演的《李尔王》还是即将到来的《哈姆雷特》,无论是文本翻译还是舞台演出,都会让从业者和观众对莎士比亚有更深入的了解——既不会丢掉传统和历史,又更加注重当代和未来。当代的艺术家面对经典和传统,应该如此敬畏、承担责任。”

胡军、濮存昕主演,这版《哈姆雷特》不再“生

濮存昕
哈姆雷特为什么不能是一个英雄气概的人?
因为国际一流的视觉设计的加入,《哈姆雷特》在舞台视觉上是东方的,但同时有着世界一流的视觉语言和质感。
而舞台上的哈姆雷特不再是人们印象中的阴郁王子,胡军赋予了这个角色某种英雄气。
胡军出演哈姆雷特,成为这个戏最让人关注的焦点。尤其有意思的是,他的妻子卢芳在剧中主演奥菲利亚和王后两个角色。女儿九九则客串了一个歌者。一家人在同一部作品里出现,对胡军和卢芳都是第一次。
但胡军说,自己从未离开过舞台,因此也谈不上回归。“对于舞台我从来不陌生,就像我们小时候学过自行车以后,二十年不骑,拿起来还是上去就骑。”
胡军和卢芳是中戏校友。早在1995年,胡军和卢芳就在北京人艺的《军用列车》结识,而这部剧的导演正是李六乙。2000年,胡军再次和李六乙合作,出演了一部现代版的、解构式的《原野》。
但也在那期间,胡军坦言:“从2000年开始,我就对中国的戏剧产生了怀疑,甚至是有些伤心。或者说,我觉得有一些不知所措吧。所以我把重点就转移到了影视上面。当时确实排话剧太苦了,没啥钱赚。”
直到10年后,胡军才又回到北京人艺舞台,和徐帆合作,一起主演了陈薪伊导演的《原野》。
然而,在这20年间,卢芳却始终活跃在北京人艺的舞台上,成为当家大青衣。并且和李六乙合作了十几部作品,成为他的御用女演员。
李六乙说,在他看来,胡军是中国最适合演《哈姆雷特》的男主演。
胡军则说,自己上舞台比上影视更谨慎。“可能我孤陋寡闻,可能我眼界太窄,但我欣赏的中国的戏剧导演只有两个人,林兆华和李六乙。因为每个人彼此之间频率得对上。这种共振、频率得对上。我可能跟他们的频率接近一点吧。”
此前,李六乙的《李尔王》在北京上演,胡军称自己看完后一下子被震撼到了,“从美术、灯光、表演、服装,这么多年,我终于看到了在戏剧舞台上经典当中的精致,特别是对文学性的尊重,其实戏剧应该是有戏剧精神的。老六这几年慢慢地从经典开始追溯,追溯话剧的起点,特别让我肃然起敬。”
于是,当李六乙再度提出合作一部作品时,胡军一口答应了。只是没想到的是,等待他的角色,是所有男演员都希望演绎的哈姆雷特。
胡军表示:“‘哈姆雷特’是演员的标杆。世界上每一个角落排演的《哈姆雷特》都有各自的精神需要去传承。他属于全人类,是人性化的存在,凡是人性的东西都不会过时,他永葆生命力。”
无论在影视剧还是舞台上,胡军给人的感觉都是硬气的,英雄的。
而很多人心目中的哈姆雷特,却是一个阴郁王子。
对此,胡军说,这一版的哈姆雷特,其实有了一种对人物的全新理解。“我们反复围读剧本之后发现,哈姆雷特其实行动力是非常强的。我的影视剧形象可能给人的感觉是英雄气概、高个、大男子汉,不怎么白啊。可我就觉得,哈姆雷特为什么不可以是这样?他有很多自身的纠结,但也是因为他是一个有信仰的人。这么多年,给他说一个‘行动的矮子’,我是不认同的。”
而卢芳在剧中一个人主演了《哈姆雷特》中最主要的两个女性角色。这在世界范围,也是很少见的。
卢芳这样理解导演让她同时出演这两个女性:“这两个女性有很多共同点。首先她们都是女人。她们都是哈姆雷特最爱的女人,哈姆雷特也是她们最爱的人。但这两个女人同时也都背叛了他。也许是从年轻走到王后这个年龄或者位置的过程吧。这个戏,其实每个人身上都有哈姆雷特他所纠结、疑惑、考虑的东西,其实对于王后和奥菲利亚也是一样的。
而在剧中饰演丹麦国王和老王鬼魂的是著名戏剧演员濮存昕,也是这部剧中最大的亮点之一。
20多年前,他曾在林兆华执导的《哈姆雷特1990》中饰演过哈姆雷特,巧合的是,那一版中的掘墓人由胡军饰演。
濮存昕是中国演出莎士比亚和契诃夫作品最多的演员,他说:“莎士比亚的文本是全世界的宝贵财产。中国人对莎士比亚要有自己的解读,这种解读离不开莎士比亚的文本,我们要结合自己的文化,结合中国创作者们的生命状态去发现。这一定是中国式的、原汁原味的莎士比亚作品。”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welcome